<sub id="uaev3"></sub>
  • <sub id="uaev3"><progress id="uaev3"></progress></sub><center id="uaev3"><progress id="uaev3"><center id="uaev3"></center></progress></center>
  • <track id="uaev3"><rp id="uaev3"></rp></track><track id="uaev3"><li id="uaev3"><dl id="uaev3"></dl></li></track>
    <tbody id="uaev3"></tbody>
  • <option id="uaev3"><rp id="uaev3"><dl id="uaev3"></dl></rp></option>
  • <track id="uaev3"></track><option id="uaev3"><rp id="uaev3"></rp></option>
  • <sub id="uaev3"><progress id="uaev3"><center id="uaev3"></center></progress></sub><sub id="uaev3"><xmp id="uaev3"><sub id="uaev3"></sub><track id="uaev3"><li id="uaev3"><dl id="uaev3"></dl></li></track>
  • <center id="uaev3"><progress id="uaev3"><center id="uaev3"></center></progress></center>
  • 《民族文學》:中國多民族文學的寶貴陣地

    當后海的風光已經從小橋流水的恬淡清幽,變成酒吧林立的熱鬧喧嘩之時,《民族文學》的編輯們就在海邊那個古樸雅趣的四合小院里,堅守著這方少數民族文學的凈土。對于那些坐在三輪車上的外國游客來說,這里充滿著神秘與好奇,路過小院門口,每每下車顧盼一陣,指著門牌上的英文注釋喃喃道:“中國有專門的少數民族文學刊物?”而對于全國各地的少數民族作家來說,這里則充盈著更多的親昵與懷念,但凡在這里發表過作品的少數民族作家,來京時往往都要到小院里坐上一坐,喝杯清茶,抑或吃碗簡樸清爽的炸醬面。他們說,這里就是他們的家,一個心心相印的精神之家。

    1981年,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中,《民族文學》作為全國唯一的國家級少數民族文學刊物,在黨和國家的關懷下誕生了??镌凇懊褡屣L格、中華氣派、世界眼光、百姓情懷”的辦刊方針指引下,不斷推出精品力作,發現培養少數民族文學新人,當之無愧地成為中國多民族文學的寶貴陣地。從這里成長起一大批在國內外頗具影響的少數民族作家,許多作品已被翻譯介紹到國外,并有相當一部分作家獲得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等重要獎項。創刊28年來,刊物共發表包括小說、詩歌、散文、評論、報告文學等體裁的作品5000余萬字,我國55個少數民族的作家都曾在這里嶄露頭角,不僅豐富了我國新時期文學畫廊,而且徹底告別了千百年來多個少數民族沒有書面文學、作家文學的歷史。黨和國家領導人歷來對《民族文學》非常關心,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習仲勛同志在賀信中稱:“《民族文學》創刊是我國社會主義文壇的一件盛事,對我國少數民族的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鄙鐣W家費孝通先生贊揚《民族文學》是“一個播種機、一把金鑰匙,不斷把社會主義文學的優良品種灑遍少數民族地區的山山水水?!?/SPAN>

    有一群人,使《民族文學》格外掛念,他們就是慣常被世界陌生記憶與表述的22個人口較少民族的作家。他們的文學,連同著無數縱橫的江流、群莽的青山、舒展的林草,滋長著一個國度多維的性格、豐腴的情感與淳厚的文學記憶?!睹褡逦膶W》多次策劃推出“人口較少民族作家專號”,并連續幾年舉辦全國性的大型研討班和改稿班,成為人口較少民族作家成長的搖籃。目前,赫哲族、毛南族、基諾族、德昂族、門巴族、珞巴族等人口較少民族都有了本民族的第一位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并相繼喜獲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

    在《民族文學》看來,用母語創作的各少數民族文字優秀作品,是中華多民族文學的瑰寶??飳iT設置“翻譯作品”欄目,并多次舉辦培訓班、改稿班、作品研討會,鼓勵母語創作。更加振奮和溫暖的消息是,經過中國作協黨組、書記處,中國作家出版集團的長期籌措,《民族文學》蒙古文、藏文、維吾爾文三種少數民族文字版將于今年8月創刊。這些舉措,無疑將使少數民族文字煥發出更加動人的神采。

    當你翻看這本精美的雜志,會感受到她的包容與博愛、純樸與絢麗。這是一方尊重傳統的厚土,少數民族文字作品通過“翻譯作品”和新創辦的少數民族文字版,彰顯出新鮮與神奇的魅力;“民族經典”欄目,則讓多民族的民間文學交相輝映。這是一座生機勃發的樂園,“青年佳作”、“校園選萃”欄目讓越來越多的年輕朋友走進《民族文學》,注入了多民族的青春熱情和蓬勃之聲。當然,這更是一個主張多元、百花齊放的花圃,就在前不久,備受矚目的全國少數民族作家“祖國頌”創作研討班在北京舉行,這是共和國歷史上第一次由55個少數民族的作家以群體面貌共迎國慶的隆重聚會。每當多民族作家歡聚一堂、親如一家的時刻,一種多元并存、美美與共的中華盛世的和諧圖景,就被彰顯出來——而這,正是《民族文學》矢志不改的理想與期懷。靈魂的行吟者,應當無愧于光榮的桂冠,《民族文學》這一方中國多民族文學的陣地,必將像寶貴的根一樣,堅守在土地最深處、民族最深處、生命最深處,最終,以大山的形式、江河的形式、甚至以汪洋大海的形式,出現在當代文壇的眼睛里。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在线高清视频不卡无码,在线高清免费不卡无码,在线高清不卡的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