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uaev3"></sub>
  • <sub id="uaev3"><progress id="uaev3"></progress></sub><center id="uaev3"><progress id="uaev3"><center id="uaev3"></center></progress></center>
  • <track id="uaev3"><rp id="uaev3"></rp></track><track id="uaev3"><li id="uaev3"><dl id="uaev3"></dl></li></track>
    <tbody id="uaev3"></tbody>
  • <option id="uaev3"><rp id="uaev3"><dl id="uaev3"></dl></rp></option>
  • <track id="uaev3"></track><option id="uaev3"><rp id="uaev3"></rp></option>
  • <sub id="uaev3"><progress id="uaev3"><center id="uaev3"></center></progress></sub><sub id="uaev3"><xmp id="uaev3"><sub id="uaev3"></sub><track id="uaev3"><li id="uaev3"><dl id="uaev3"></dl></li></track>
  • <center id="uaev3"><progress id="uaev3"><center id="uaev3"></center></progress></center>
  • 歷盡天華成此景

    歷盡天華成此景

     

    ◎ 白庚勝 (納西族)

     

    今年,中國作協實施的少數民族文學發展工程,已進入第三年。三年來,在中宣部、財政部的大力支持下,工程就少數民族文學培養人才、鼓勵創作、加強譯介、扶持出版、理論批評建設等方面給予政策支持和經費投入,取得了階段性的豐碩成果。這其中,作為少數民族文學重鎮的廣西,自然在工程實施過程中充分吸收了營養,同時也貢獻了諸多作家作品資源,比如由中國作協編選、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新時期少數民族文學作品選集》,壯族卷就是由廣西作協具體主持,受到新老作家的好評。近年來,廣西作協在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學方面,著實做了一些扎實有效的工作,為少數民族作家辦了不少好事、實事。就我所知,除了自治區內專門扶持鼓勵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的“花山獎”外,還多次舉辦少數民族文學和作家研討會,參與承辦了魯迅文學院少數民族中青年作家培訓班;在全國性的文學培訓和作家作品推介上,廣西作協也特別注意推薦有實力有潛能的少數民族中青年作家。多位廣西少數民族作家入選中國作協作家定點深入生活創作項目、中國作協少數民族文學重點作品扶持項目,特別是由廣西文聯策劃、廣西作協組織編輯的《廣西少數民族新銳作家叢書》10卷本,收錄了梁志玲、陶麗群、黃土路、周耒、楊仕芳、潘小樓、何述強、林虹、費城、黃芳等十位少數民族優秀青年作家的代表性作品,集中展示和總結了廣西新生代作家最新的創作成果,堪稱少數民族文學界的一個亮點。應該說,廣西作協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學的實踐經驗值得我們重視和總結,也值得兄弟省區借鑒與學習。

    同時我們也明顯地看到,在少數民族文學發展工程實施的這幾年,也是《民族文學》雜志辦刊質量和社會影響穩步提升,亮點迭出的幾年。在溫家寶、劉云山等領導同志“辦好民族文學”的關懷與指示下,雜志社全體同仁一直在精誠努力、辛勞付出,改稿班、筆會、研討會等活動適時開展,創作基地在多個少數民族地區和改革開放前沿地區相繼成立,以微信為代表的新媒體平臺也初具規模。特別是,今年的《民族文學》進行了改版,面貌一新,使很多讀者感到眼前一亮。廣西專號在這一時機推出,可謂佳作配好刊,正逢其時。而且我們也注意到,這期廣西專號的入選作者中,不僅有我們相對比較熟悉的作家,也有一些第一次露面的新面孔,比如“大學生詩頁”推出的33位青年詩人就是代表。閱讀他們盡管尚顯青澀,但激情澎湃、想象力十足的詩作,我感到廣西少數民族文學的未來是充滿生機和希望的。

    綜上,《民族文學》這期廣西專號,之所以得以順利、優質地推出,集中展示了廣西少數民族文學的整體實力與精神風貌,受到各界矚目與好評,這并不是平白無故的偶然之為,而是多方努力的必然結晶。其一,廣西自古便是人杰地靈、才俊森列之地,又是少數民族文化的富礦區和少數民族文學人才的重要搖籃,在廣西文學界產生影響的很多作家,來自少數民族。廣西的作家普遍地質樸、扎實、不浮躁,生活底子厚實,藝術觸覺靈敏,仿佛集山川之靈秀,筆下才情四溢,情感豐沛,這是廣西少數民族文學取得成就的根本原因。其二,中國作協和廣西作協在繁榮發展少數民族文學方面所提供的政策支持與培養機制,也是廣西少數民族作家健步成長、集群亮相于文壇的有利條件。特別是廣西作協真心實意為作家辦事的態度和風格,讓少數民族作家感到了家的溫暖,有了集體榮譽感和凝聚力。其三,少數民族文學陣地建設功不可沒。以《民族文學》為代表的全國性少數民族文學刊物,在約組力作、推薦新人方面具有先天的優勢,與文學組織工作者相比,身處文學編輯一線的雜志對新人的發現更為敏銳,培養更為及時,廣西的很多少數民族作家正是先在《民族文學》脫穎而出,從而在廣西文壇受到矚目與幫助,更為順利地成長。同時也應看到,《廣西文學》《南方文壇》《紅豆》《南方文學》《三月三》等廣西地方性文學期刊在培養少數民族作家、評論家方面,也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歷盡天華成此景”,有了作家的勤勉躬耕,有了文學組織的熱忱幫助和文學氛圍的營造,有了文學陣地的摯誠堅守與凝神聚力,廣西少數民族文學的星河就一定會更加璀璨奪目,中國少數民族文學大發展大繁榮的愿景就一定可以實現,中華民族文化復興、文化強國的夢想就一定可以實現。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在线高清视频不卡无码,在线高清免费不卡无码,在线高清不卡的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