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uaev3"></sub>
  • <sub id="uaev3"><progress id="uaev3"></progress></sub><center id="uaev3"><progress id="uaev3"><center id="uaev3"></center></progress></center>
  • <track id="uaev3"><rp id="uaev3"></rp></track><track id="uaev3"><li id="uaev3"><dl id="uaev3"></dl></li></track>
    <tbody id="uaev3"></tbody>
  • <option id="uaev3"><rp id="uaev3"><dl id="uaev3"></dl></rp></option>
  • <track id="uaev3"></track><option id="uaev3"><rp id="uaev3"></rp></option>
  • <sub id="uaev3"><progress id="uaev3"><center id="uaev3"></center></progress></sub><sub id="uaev3"><xmp id="uaev3"><sub id="uaev3"></sub><track id="uaev3"><li id="uaev3"><dl id="uaev3"></dl></li></track>
  • <center id="uaev3"><progress id="uaev3"><center id="uaev3"></center></progress></center>
  • 多變格局中不變的文學追求

    多變格局中不變的文學追求

    ◎ 范詠戈

     

    《民族文學》2015年第1期推出的“廣西中青年作家專號”是觀察中國少數民族文學發展的一個窗口,是文學桂軍重裝上陣的一個方陣。這個方陣——廣西中青年作家的新作攪動著廣西乃至全國文壇,可喜可賀。

    “專號”里的作品體現了深厚的廣西文學傳統。不論是小說、散文還是詩歌,所貫穿的美學理想、寫作追求、文化趣味,都順應文學發展,在文學的多變格局中體現著一種自覺的不變的文學追求。這就是文學干預現實,干預人的靈魂,是人類精神活動的高級方式。這些作品在審美對象中突出民族的生活方式、民族情懷,以此抵御本土文化被所謂的強勢文化同化和瓦解。這是一種可貴的自覺擔當。開篇的《馱娘河記》可視為一篇“新民間故事”,體現出作者對故事、神話、童話等民間文學樣式的傳承。五篇故事中,不僅有古代,也有現代,甚至“文化大革命”也進入到了民族故事、民族神話中。這些作品突出表現的是少數民族的民間智慧。銅鼓寨要抓壯丁,李家的老大、老二怎么樣逃過這一“劫”,他們裝傻,吃下去那些臭不可聞的狗血腸。愚蠢的縣長認為他們“弱智”,所以免抓壯丁。“漁王”能夠知道大白天敢于出來覓食的魚和在激流險灘中覓食的魚是最有活力、品質最好的魚。所以他撒網不在平常的地方,他能抓到味道最好的魚。作家對生活的捕捉非常細,非常準,顯示出文學功力。再如“李卜冷”的智慧表現為在“文化大革命”中知道怎樣對待造反派的瘋狂,他能把一場很嚴肅的批斗化為笑話。將這些列入到“新民間傳說”也是中青年作家對本民族文學傳統的一種繼承與貢獻。這很重要,因為每一個族群的傳統文化是這個民族有別于其他民族最本質的特征,凝聚著一個民族在它的歷史自我生存發展中不斷形成的智慧、理性和創造力以及自我約束力。它們在適應本民族特殊的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方面具有獨特的品質和功能。這些曾經被現代理性文化所“嘲笑”的東西今天又開始發揮其獨有的魅力和詩意的光輝,而且有可能成為治療現代人精神痼疾的良藥。小說《沉香山》中的兩個壯族姑娘與偶然相遇的兩個法國士兵的愛情故事非常凄美,雖最終以悲劇而告終,但作品實現了美的升華,把少數民族(壯族)姑娘那種敢愛敢恨寫得透徹深入?!哆h山》中苗族姑娘咪碓和一個貌似流浪漢的攝影家產生了愛情,就愿意跟著那個留著韭菜胡子的攝影家走向他鄉。她癡迷地去找這個攝影家而失蹤,此時以她為模特的畫集卻獲得了世界聲譽。一個土模土村的真實事跡,一個青春苗女的情愛故事產生了回腸蕩氣的閱讀快感。因為其中有堅守的民族文化傳統,有真善美。

    廣西中青年作家除了表現出對民族傳統文化的認同繼承,還表現出對當下社會的關注和焦慮。小說《你要長壽,你要還錢》中堂兄弟倆杜松和杜楓因15萬的拆遷款被詐騙,最后告上法庭,判杜楓以房抵債,當杜松看到杜楓在外租住時,又讓他回去住他的房子?!短P王》中師傅為維護民族文化遺產和鄉長鬧翻了臉?!读痰墓陋殹分薪忝脙蓚€同時愛上一個人后,其中姐姐一直沒有結婚,所忍受的孤獨正是城市小資的現代病?!端行枰却娜恕分欣罹瓯还ぷ鹘M長冤枉等,都正視了社會的不公。這些作品表現了少數民族生活的多樣性,帶給人以現實的冷酷與思索。這正是文學應該觸及的地方,也是廣西中青年作家一種意識到的擔當。

    “專號”中的大多數作品(包括詩歌、散文等)都具有對生命意義追尋的品格。馮藝的散文《上瑤山記》貫穿了對外部世界敢于嘗試的感悟。嚴鳳華的《回望》寫的是進了城(南寧)后,卻發現有一種思鄉的情愫,寫得很真摯?!稌r間的鞭影》、《踏著彩虹歸》也都有一種對生命意義的追問。抒情短章《十萬個桂花》感情細膩真摯,月光、桂花這些意象新穎獨特。這些鐫刻著深情的回望以及少數民族的愛情表達的作品,帶有少數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蘊,是少數民族的歷史驕傲,也表明廣西中青年作家已經不滿足于對生活的本土化的忠實記錄。他們積極思考一些現代性文學主題,開掘文學更深層次的那些東西。通過對審美對象的文學把握進一步追問生活、生命深層的價值和意義,并且力爭通過他們作品的人物形象和情感形象把他們所認識的生命價值和生命意義傳達出來,呈獻給讀者。在現代這個物質化的社會中,他們擔負的文化重構的任務是非常有意義的。他們在對文學桂軍已有的成績進行刷新,擴大著本民族的文學版圖。廣西中青年作家的文學起點高,文學思維開闊,是充滿希望的。當然,繼續提升的空間大抵也在這些方面。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在线高清视频不卡无码,在线高清免费不卡无码,在线高清不卡的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