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uaev3"></sub>
  • <sub id="uaev3"><progress id="uaev3"></progress></sub><center id="uaev3"><progress id="uaev3"><center id="uaev3"></center></progress></center>
  • <track id="uaev3"><rp id="uaev3"></rp></track><track id="uaev3"><li id="uaev3"><dl id="uaev3"></dl></li></track>
    <tbody id="uaev3"></tbody>
  • <option id="uaev3"><rp id="uaev3"><dl id="uaev3"></dl></rp></option>
  • <track id="uaev3"></track><option id="uaev3"><rp id="uaev3"></rp></option>
  • <sub id="uaev3"><progress id="uaev3"><center id="uaev3"></center></progress></sub><sub id="uaev3"><xmp id="uaev3"><sub id="uaev3"></sub><track id="uaev3"><li id="uaev3"><dl id="uaev3"></dl></li></track>
  • <center id="uaev3"><progress id="uaev3"><center id="uaev3"></center></progress></center>
  • 阿依努爾·毛吾力提:她們的身影

    阿依努爾·毛吾力提:她們的身影

    ——當代哈薩克女作家作品中的哈薩克女性形象簡析

    ◎ 阿依努爾·毛吾力提(哈薩克族)

     

    哈薩克族是中華民族大家庭的重要成員,哈薩克文學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千百年來,哈薩克族逐水草而居的生產生活方式使哈薩克文化形成了獨具魅力的草原文化特色,形成了包括哈薩克族達斯坦、阿肯阿依特斯等獨特的文化藝術瑰寶。也為哈薩克書面文學的形成與發展奠定了詩性的底色。哈薩克文學從最初的哈薩克新文化和新文學的奠基人阿拜·庫南拜的作品開始,到20世紀哈薩克現代文學長足的發展時期的詩歌作品、以及新中國成立后崛起的小說作品,直到今天仍然帶給我們諸多驚喜的當代哈薩克文學作品中,女性的形象一直是眾多作家所描繪的對象,構成了哈薩克文學長廊里一道亮麗的風景。她們的形象或美麗多情、或善良隱忍、或勤勞勇敢、或獨立堅強。特別是在哈薩克女作家的視角下,她們的形象又多了一些更為細膩與傳神的描述。較男性作家而言,女性作家更為敏感、脆弱、多情,對世界的認知往往帶著悲憫、感傷的情懷,她們的作品中流露出來的是一種審美的憂傷,充盈著古典美的氣息。劉云蘭 論新世紀女性寫作的審美取向[J]當代文壇 2015·2

    在哈薩克文壇,女性文學雖然沒有形成規模和發展,但女性作家的作品一樣不容忽視。她們以悲憫善良的情懷、獨特敏銳的視角、敏感細膩的筆觸為我們塑造了一個個唯美動人的哈薩克女性形象,帶給了我們獨特的審美感受。 

     

     

     在哈薩克族女性作家的作品中,我們感受到的是對哈薩克族傳統女性形象的謳歌與贊美。體現出的是對哈薩克傳統女性美德的高度認同。在這一點上,哈薩克族女作家無論是在她們的詩歌、散文以及小說中用飽含深情的文字塑造了一個個美麗動人的哈薩克傳統女性形象。尤其對于母性光輝的書寫,幾乎無一例外。

    出生于50年代的努瑞拉·合孜汗是一位詩人,也是一位小說家。2016年,她的小說集《幸福的氣息》獲得第11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作為她的代表作的中篇小說《幸福的氣息》描述了女主人公在面對丈夫出軌這樣讓她傷心絕望的現實面前,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運用了自己的聰明才智,克服內心的傷痛,體貼丈夫、關心孩子,將一個母親、妻子的責任承擔得無可挑剔,讓丈夫沒有顏面提出離婚的請求。維護了家庭的完整,最終贏得了丈夫心的回歸。小說旨在說明新時代的女性面對紛繁復雜的社會中的種種誘惑與沖擊應該如何完善自己,運用自己的智慧捍衛自己的幸福。然而在閱讀中,我們仍然可以感受到,作為一個女性作家,作為一個母親,作者對母性的光輝的強烈認同。女主人公對婚姻的捍衛的初衷依然是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講,母性的光輝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女性對自身幸福的追求。使作者在塑造為了捍衛自己的幸福而戰的新時代女性形象時讓母愛的光輝有些喧賓奪主的味道。

    在散文中,關于母性光輝的書寫就顯得更為坦率和飽含深情。六十年代出生的葉爾克西·胡爾曼別克的散文《臍母》描述了富有哈薩克草原氣息的臍母與作者之間的深厚情誼。將一個從未生育過孩子的哈薩克母親形象刻畫得栩栩如生,讓讀者體會到即使是一個從未生育過孩子的哈薩克女性身上也閃耀的母性的光輝。

    在哈薩克人中,臍母是這樣一類女人:獲得了認別人的孩子為自己的孩子的資格。有一點像干娘或教母,但又不是干娘或教母。因為這個資格不是隨便什么女人都能得到的。在哈薩克民間,一個女人是否能被人認作臍母,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這個女人是否有一個好的德行和路數。什么是好的德行,很好理解,但什么是好的路數,一句話就很難說清了!葉爾克西·胡爾曼別克 永生羊[M]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 20123月)在這里,作者不但對臍母這個概念做了文化意義上的解釋,并對接下來出場的臍母的形象做了鋪墊。

    我的黃毛丫頭,你是我的黃毛丫頭,懂嗎?你媽生你的時候,你的臍帶是我割(扎)的,你要記住,你是我的臍子,是我的孩子,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你媽,誰也別想從我這里得到你。葉爾克西·胡爾曼別克 永生羊[M]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 20123月)臍母所說的話讓感受到她霸道又深厚的母愛,讓讀者也感同身受。

    在散文的最后,作者飽含深情地寫到我不知道我該拿什么來影響我的臍子,以便讓他們多少年后提起我的時候,也能像我提起我的臍母那樣,對生活抱有無限的感激。(葉爾克西·胡爾曼別克 永生羊[M]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 20123月)對母性光輝的強烈認同躍然紙上。 

     

     

     閱讀當代哈薩克族女作家的作品,我們不難發現女作家們對哈薩克族婦女傳統美德的認同感。換句話說,哈薩克族女作家塑造的現代哈薩克族女性的形象脫胎于傳統哈薩克族婦女形象。這是千百年來的哈薩克族傳統文化的積淀,更是對中華文化中對婦女的傳統美德的認同。追求現代并不意味著就要摒棄傳統,相反,好的傳統值得我們發揚光大并代代相傳。值得慶幸的是,哈薩克族女作家們深刻地意識到了這一點,并在自己的作品里塑造了一個個有著傳統美德的現代哈薩克族女性形象。

    哈依霞·塔巴熱克在她的中篇小說《魂在草原》里,給我們塑造了一個具有濃郁生活氣息的哈薩克族的奶奶形象。在這部作品里,奶奶總在不停地勞動,且樂觀開朗、寬宏大度。作者描寫和歌頌了樸實的勞動和勞動的美,勞動不僅能創造一切,也能創造快樂。奶奶的形象是一個有著傳統美德的現代哈薩克婦女形象,表現出哈薩克族婦女的勤勞善良,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

    阿維斯汗的小說《不自量力》中的母親,獨自一人把兩個兒子培養成人,不僅疼愛自己的孩子和孫子,也視兒媳為己出,像對自己女兒一樣關心體貼兒媳,以女性立場和母性的慈愛幫助兒媳。在阿維斯汗的許多作品中都寫到了親近關愛、友好和睦的婆媳關系,如《先輩們走過的路》中的婆婆阿依曼對兒媳婦莎海無比疼愛,后來婆婆去世了,兒媳莎海還時常想起婆婆,懷念婆婆對她的好,決心向婆婆學習,把這種愛傳遞下去。這些母親和婆婆的形象都表現出博大、深厚的母愛和哈薩克民族仁愛古樸的美德。也寄托了女作家們對和睦友好婆媳關系的理想描述和向往。

    ……

     

    節選自《民族文學》漢文版20206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在线高清视频不卡无码,在线高清免费不卡无码,在线高清不卡的无码视频